特警七支隊一大隊隊員馬莉展示在十三運奪得的三金一銀四枚獎牌。 馬莉在停車場安檢口執行安檢工作。
  天山網訊(實習記者王瑋攝影報道)就像任何一個舞臺一樣,亞歐博覽會也有舞臺之上的光鮮曼妙,也同樣有舞臺之下默默勞作的汗水。
  “汗水”會是從蒸籠一般的裝甲車裡射出的一道道目光,也會是路邊便民點上倒出的一杯杯清水,更會是安檢口處一次次地掃描……只是在大多時候,這些都不會為普通人所註意,但這並不意味著,這些尋常之處就沒有他們自己的故事。
  9月3日,記者跟隨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特警七支隊一大隊(以下簡稱一大隊)的特戰隊員們,體驗了一把亞歐博覽會安保工作的冷熱酸甜,各種滋味匯聚到一起,最終只為形成的是整個亞歐博覽會的“盛宴”。而能品出這些味道的,卻只有兩個字:責任。
  “金牌師姐”無懼冷言冷語
  9月3日16時20分,亞歐博覽會A證停車場入口。沒有人進入安檢口的時候,馬莉就像泥塑一般站在安檢台前,下午仍然有些毒的陽光從身後照過來,映著密密的汗水,馬莉的臉上泛起了金色。
  作為一大隊一名“亞博會最艱苦的值勤崗位”——安檢點執勤的女警花,其實馬莉是個貨真價實的“金牌師姐”。在剛剛過去的8月,馬莉代表前衛體協在自治區第十三屆運動會上,奪下女子跳高、4×100米接力、4×400米接力三枚金牌,另外還有一個女子跳遠亞軍。
  馬莉所在的A證停車場安檢口,主要負責持有亞歐博覽會A級車輛通行證的領導、展商以及工作人員車輛和車載人員人的檢查,同時也負責媒體進入人員的安檢。
  亞博會期間,從每天早上8時開始直到19時,馬莉每2小時的安檢工作後,能夠換班休息2小時,之後再繼續上崗執勤,一天下來,最少要站6個小時左右。
  “女士請往這邊走”、“請安檢”、“請轉身”、“謝謝”,馬莉記不清工作的時候這四句話要說多少遍,正常情況下,一上午也要檢查70人次左右。檢查、彎腰檢查、然後再直起身,受檢者轉身,檢查、再彎腰,再直起,最後通過。同樣的動作,馬莉也同樣記不清每天要做多少次。
  “其實說枯燥也挺枯燥的,但是這個工作的責任在這,弦兒必須繃緊了。”馬莉說,大多數受檢者都能配合安檢工作,不過也有受檢者不滿的時候。
  “有些人可能因為工作關係,需要頻繁進出,但是按照規定每次進來都必須安檢,次數一多有些人就不樂意了。”馬莉還記得,有展商就向她抱怨,安檢的工作過於嚴苛,“有點冷嘲熱諷的,沒辦法,我們只能謝謝他配合工作,嘴上也不能說什麼。”
  事實上,自8月20日開始,第四屆亞博會布展工作開展以來,一大隊共有16名女警被抽調負責安檢工作。與其他所有的安檢人員一樣,在屬於自己的兩平米範圍內,頂著烈日,每天重覆著成百上千遍的“您好,請配合進行安檢”和彎腰起立的動作。
  “熱蒸籠”里的冷峻目光
  第四屆亞博會開幕以來,一大隊集中精幹警力利用新型防彈裝甲車、防撞車等在場館外圍重點部位執行應急處突任務,嚴防車輛衝撞、碾壓,冷兵器砍殺等暴恐案件。
  這是一大隊首次受命佈置裝甲車應急處置小組,一共佈置了6輛車6處,每車6人。雖然在外界看來,這些裝甲車只是安靜地守在街口,除了發動機一直工作的聲響外,幾乎沒有太大的存在感,但是真正走進這些裝甲車,就能發現裡面一番“火熱”的天地。
  沒錯,就是熱!
  在亞歐博覽會召開的幾天里,每天的室外高溫達到了30℃以上,而密不透風的裝甲車裡更達到了讓人難以忍受的45℃。而規定需要,每輛裝甲車都必須時刻保持發動機工作狀態,從早上7時50分到崗開始,直到晚上20時。從不熄火的裝甲車一天下來,引擎蓋摸上去燙手,更有執勤的特警戰士在中午拿來生雞蛋放到引擎蓋上,15分鐘後,生雞蛋變成了熟雞蛋。
  熱歸熱,但是對於車內的執勤人員來說,從進入執勤點開始,除了上廁所或者出現緊急狀況,所有的人員都必須在車上待命,不能隨意下車走動。同時,身上的戰術背心、防彈衣、特戰服、短袖也不能脫掉,上衣必須掖進褲子,褲腳要掖進鞋子。
  25公斤重的裝備,悶熱的裝甲車,一天下來,貼身的警服濕了又乾、幹了又濕,僅兩個小時一道道發白的汗漬就印在了衣服上,晚上鞋一脫,腳已經被汗水泡的發白。
  “中午的時候確實像個罐頭!到了下午空調里都是熱風。”特戰隊員張鵬飛說,他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車裡把頭盔摘掉。
  “別看這些裝甲車不吭不響的,一雙雙眼睛可都盯著外面呢。”一大隊副大隊長徐京濤介紹,裝甲車應急處置小組秉承的是車不離火、人不離車、槍不離手的嚴格規定。
  通常在中午14時至15時,午飯的時間到了,這也許是一天中最輕鬆的時刻,儘管吃飯也是在車上,不過豐盛的午餐對於隊員的辛苦還是一個很好的慰藉。然而對於大多數的隊員而言,午飯往往距離他們的早飯,往往已經過去了7個多小時。   (原標題:亞歐博覽會安保:那些一瞥而過的故事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gm24gmqu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